戈壁的紅柳 / 畫論 / 董壽平畫語錄:萬物皆為吾師

0 0

   

董壽平畫語錄:萬物皆為吾師

2019-10-10  戈壁的紅柳

董壽平(1904-1997),書畫家、美術理論家、鑒賞學家。他馳聘中國畫壇70余載,博采眾長,自辟蹊徑,成就矚目。他繼承了中國畫技法的優良傳統,并有所創新。他的畫風蒼勁渾樸,布局精到,清新典雅,筆墨活潑,出于天籟,富以高度的藝術概括,以造化為師而不違古法,既求形似,也重神似,更重表現對象的精神,在風格上突出個人創新。以畫松、竹、梅、蘭和山水著稱于中國畫壇,在海內外享有崇高的聲譽。

書畫均貴天真、樸厚、醇靜,此蓋由性情、學養中來。

筆墨雅俗包含著天才性靈和學問修養。性靈關乎天才,書卷關乎學力。學力充沛者,雖天分稍遜,其作品尚自有韻味可資鑒玩;學力不充沛者,中年以后有衰退之虞;專恃天才者,其成就比較偏激輕巧,不耐玩味。世傳江郎才盡,蓋未能繼續致力于學故也。

知識貧乏,腦中空虛者所作書畫,往往流露出嘩眾取寵,乍觀似奇,久看則厭惡生俗。

作為書畫家,必須有冷靜的頭腦,思想要開放,感悟要熱誠。儒家所謂“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作畫每到一定的階段,筆墨、意境、思維似若停頓,應知正是預伏著前進一步的征兆。而欲導之前進發展者,必須從筆墨形象以外求之,有所謂多讀書、多觀察,庶乎一旦豁然開通。


黃山云霧倏忽萬變,千古以來絕無重復,神鬼莫測,倘一動筆,則又變化無窮。然有云霧的襯托才能顯出山峰的動勢。黃山云霧的變化,將靜止的黃山變成了飄動的黃山。我要畫的是有動態的黃山,而不是靜止的黃山。
我畫黃山不是如實地表現某一景點,而是概括黃山的意境,使人一看就知道這是黃山。在經營位置上,計白當黑,用山和松的虛實、遠近的景物去顯出空白,使人感到峰后還有峰,山外更有山,空虛處還蘊藏著許多奇峰在呼喚你,這樣去畫黃山其情趣才能無窮無盡。


繪畫創作的基本出發點是要在現實世界之外另創自己的意造世界,于是離不開客觀的模仿和現實生活,終于成為一既超現實又不違現實的理想中的意境。從個人創作過程的經驗體會而言,可以說是“物我兩忘”而又不忘的過程。


我畫竹的過程就是如何將具象美與抽象美和諧統一的過程,也是畫家本身與所畫之竹融為一體的過程。人即是竹,竹即是人,要做到人畫竹而竹化人,人與竹俱達到“物我兩忘”的意境之中,才能畫好竹。畫竹完全是一種精神的寄托,情感的宣泄,筆下之竹是似竹非竹,非竹似竹的理想中的竹子。

創作必須練習工夫,練習工夫須從前人的經驗中揣摩領悟。必須使自己的筋肉、神經練得純熟活動、運用自如。經過艱苦困難的歷程,而后才有所成。董其昌云:畫須熟外熟,字須熟中生。


學古人貴得其神似,不求形似,求形似者易失自家的風神,則永遠脫離不開前人蹊徑,亦終生甘居前人之后。此是最沒有出息的做法。
每個人的天資、學力、氣質、性情不同,綜合起來便成為每個人自己的風格。學前人的目的是為了充實、豐富、提高自己的風格和思想境界,而表現在筆墨、形象、點畫之中者,才具有真性情和生命。倘一味追隨旁人,其作品便無生命力了。至于那些盲目學人者更為可憐。

天地人以至萬物皆為吾師,不專學某家,而博采眾家之長,自己走自己的藝術之路。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大乐透走势图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