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無計詩詞江湖 / 宋代詩人卷 / 范成大:情商超高,一生操勞國事,死后獲...

0 0

   

范成大:情商超高,一生操勞國事,死后獲三字評語名垂青史

原創
2019-09-29  章無計詩...

    更多有趣的人物故事。

    范成大1111.jpg

    范成大出生于平江府吳縣,就是現在的蘇州。

    《宋詩紀事》記載:蘇湖熟,天下足

    意思是,蘇州、湖州這兩個地方如果豐收,那天下糧食都充足了。

    宋朝時,民間有諺語,流傳到今: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到了明清,蘇州成為全國四大商業中心之一。(京師、南佛山、東蘇州,西漢口

    到了今天,它的GDP依舊列江蘇省第一。

    想想就知道,蘇州有多富裕。

    所以,遇到蘇州女孩你就嫁了吧,嗯,就是倒插門的意思。

    1

    范成大生在蘇州,家境自然也不會差,他的父親范雩,官至左奉議郎、秘書郎,贈少師,母親蔡氏是書法家蔡襄孫女,封秦國夫人。

    妥妥的官二代、書香門第。

    本來范成大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錦衣玉食一般的生活,奈何父母早亡,十七歲的他瞬間就從公子哥變成了屌絲。(是歲秦國薨,明年少師薨

    按說范成大父親當個官,理該有點家底,怎么能夠沒錢呢?

    那是因為他有兩個妹妹,又是到了該嫁人的時候,自古長兄如父,嫁妝錢得他掏啊。

    現在陪嫁要有幾十萬的家電、車,古時候嫁人得有豐厚的嫁資。

    說白了,就是給錢。

    古人腦筋不像現代人那么復雜,不會拐彎抹角,給錢,簡單粗暴。

    所以范成大沒錢了。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沒有錢的范成大快速認清了現實,目睹了農民的辛酸與勞苦,這對他以后的詩詞有很大的影響,比如下面這首:

    《夏日田園雜興·其七》

    晝出耘田夜績麻,村莊兒女各當家。

    童孫未解供耕織,也傍桑陰學種瓜。

    天剛亮他們就出去種田了,晚上回來還要搓麻繩,這么累的活哪里還有力氣開心一下?

    農村里的少男少女早早地就當家做主、自力更生,感覺和我也差不多。

    一幫小學生雖然不知道農活的意義,但是并不妨礙他們躲在桑樹陰影下學著種瓜的樂趣。

    全詩除了反映農民疾苦,還透露出一個意思:不當官就要種田,種田很幸苦,還娶不到漂亮的老婆,這就得抑郁一輩子了。

    深深明白讀書和當官重要性的范成大,把妹妹們嫁出去后,立刻就跑到昆山禪寺里閉關苦學。

    禪寺這個地方太妙了,如果你是來上香,沒有錢,佛祖是不會理你的;但是如果你來讀書,只要能夠忍受住和尚的白眼,佛祖理不理你,都不耽誤。

    可是禪寺香客比較多,有點吵,范成大很煩,為了不受影響地好好學習,他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買山。

    好家伙,聽過人家買整棟樓的,你這是整塊地皮都包了,頗有點莆田人的風范。

    佛祖肯定第一個不同意,你吃我的、住我的,還要斷我財路,你這路子太野了。

    好在范成大一直沒有錢,佛祖擔心的事終究沒有發生(欲買山無貲)。

    別看錯,不是欲買山無貨,是貲(zī),沒辦法計算,一座山沒辦法估算出價值,黃了。

    買山不成功,范成大不甘心,就給自己取了個號“此山”,意思就是這山是我的,雖然做不到,但是想想也蠻好。

    范成大在山上一呆就是十年,這時候他父親的好朋友王彥光來找他訓話,意思是你老爸一直希望你當官,你怎么能辜負他呢?(御史王公彥光勉之曰:“子之先君期爾祿仕,志可違乎?”

    這王彥光以前也住范成大他們家隔壁,從隔壁小王住變成隔壁老王,兩家關系好,說話也就不繞彎子。

    范成大難道不想當官嗎?不想當官的話,花這么多時間讀書干嘛?這不沒錢么,考試還得有個報名費,一路上還得住店、吃飯,搞不好還要娛樂一下,花錢的地方老多了。

    看出了范成大的窘境,王彥光立即表態:老侄,這能算個事?包在你隔壁王叔叔身上。

    范成大打了包票:科舉也算個事?放心吧,王叔。

    范成大為什么這么有信心?到底是自信還是自負?

    是騾子是馬,該牽出去遛遛了。

    2

    范成大之所以這么有信心,是因為他天賦很高:12歲通讀經史,14歲能寫文章、會作詩詞。(年十二,遍讀經史,十四能文詞

    又在禪寺下了十年苦工,科舉還有什么難度?

    紹興二十四年(1154),范成大果然一舉中第,這時他才28歲。

    他的仕途談不上平步青云,也不至于磕磕絆絆,他總是能在水深似海的官場中游刃有余。

    那么年輕而又缺少根基的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范成大進士及第之后,第一個官職是徽州司戶參軍,正七品,級別相當于現在的縣級市領導干部。

    這是個什么官呢?

    司戶參軍主管戶籍、賦稅和倉庫繳納,也就是查查人口、收收錢,順便管理一下倉庫,活少錢多還不累。

    范成大此前肯定疏通了關系,不然一個沒背景的官場新軍能有這么好的待遇?

    六年之后(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政績斐然的范成大直接被調去了都城臨安(浙江杭州),監管藥物。(三十二年,入監行在太平惠民和劑局

    這么好的差事又被范成大撈著了,果斷不動聲色、默默無聞、心安理得地發了一筆小財。

    不過第二年范成大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宋高宗趙構將皇位禪讓給了兒子趙眘(1162年),也就是南宋第二任皇帝宋孝宗。

    不過這和范成大有什么關系?總不能皇帝禪讓,我也把位子讓了吧?

    宋孝宗說有關系:老爹都把大位讓給我了,做兒子的得把老爹的光榮政績修一修吧?我覺得你不錯,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壽皇受禪,命宰臣編類高宗圣政

    寫寫書、修修國史,官階不高,但是履歷就足夠漂亮了,相當于給自己鍍了一層金邊。

    給自己的履歷鍍了金的范成大在接下來一段時期,仕途就比較順暢,以下是他在隆興二年至乾道元年(1164~1165年)間的歷任官職:

    樞密院編修→秘書省正字→秘書省校書郎→著作佐郎→尚書吏部員外郎。(隆興元年,遷正字累遷著作佐郎,除吏部郎官。

    范成大仕途順暢,這也意味著工作比較繁忙,沒時間陪老婆,于是寫了首《車遙遙篇》來表達對她的思念之情。

    車遙遙,馬憧憧。

    君游東山東復東,安得奮飛逐西風。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月暫晦,星常明。

    留明待月復,三五共盈盈。

    騎著馬飛奔在上任的路途中,這馬跑得賊麻溜快,一路上馬蹄翻飛,不帶停的。

    我如果想見你,只能騎馬長游泰山之東,迎著秋風往東再向東,這樣才勉強可以看見你的背影。

    其實我是多么祈望我是星星你是月亮,在每一個夜晚里,你我相互輝映。

    我期待十五月圓盈滿的那天,你能夠騎著馬兒帶我飛。

    這是首閨怨詩,全詩從妻子的角度出發,表明對遠出丈夫的留戀,其實就是范成大想老婆了。

    3

    話說范成大一路修書,做到了尚書吏部員外郎,相當于現在組織部司長。歷任這些職務攏共用了不到兩年時間(隆興二年1164年-乾道二年1166年),速度之快,讓人瞠目。

    但是范成大沒有想到的是他下來的速度更快,接任尚書吏部員外郎是乾道二年二月(1166年2月),被撤是三月的事,還不到一個月。

    估計范成大業務剛剛熟悉完,正準備大展拳腳干一場呢!就被擼下來了。

    范成大很郁悶:說撤就給我撤了?憑啥啊?

    言官:員外郎是你能干的嗎?還有臉來問?(言者論其超躐,罷,奉祠

    那么問題來了,范成大到底能不能擔任尚書吏部員外郎呢?

    宋朝二十四司員外郎撐死了正六品,以范成大的履歷來講,當個員外郎還不穩穩的?

    可是言官嘛,人家的職業就是彈劾別人,隨便找個人,隨便找點理由,寫份小報告,完成年度工作任務,領完薪水回家過年。

    那要是言不符實怎么辦?

    無所謂的,人家有風聞奏事權,到時候就說菜市場買菜大媽說的。你問長什么樣?不好意思,當時只顧著聽了,長相啥的沒有留意。

    范成大估計屬于比較倒霉的,一遭彈劾就被趕去看寺廟了,效率之快,也是讓人瞠目。

    此時他已值不惑之年,難道仕途就此終結,要在寺廟終老一生么?

    顯然是不會的。

    我在朝廷中央四五年是白呆的嗎?朝廷里肯定有人替我說話啊!

    果然范成大下崗的第二年(乾道三年,1167年)就被朝廷重新啟用,上任處州知州。(起知處州

    先去地方避避風頭。

    地方主要領導赴任前,皇上照例是要見一見的。

    早就準備好了,范成大理了理自己的思路,隨即口若懸河,策論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

    皇上,日力、國力、人力基本上都被一些不重要的事情消耗掉了,我準備利用這些被虛耗的力量好好替你干活。(曰日力,曰國力,曰人力,今盡以虛文耗之

    宋孝宗一聽這是個忠臣啊,敢于直言,很高興地夸獎了幾句,然后說: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上任之后,范成大發現處州老百姓非常抗拒勞役,沒人愿意去當兵做苦力,當地政府很頭疼。

    這不廢話么?沒錢、又苦、又累的活誰愿意干啊?

    范成大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干活不給錢。

    只能老百姓自己商量了,范成大把父老鄉親全部喊過來訓話,搞了個義役法——大家一起出錢買田,種的東西賣了,錢歸服勞役的人。(隨家貧富輸金買田,助當役者

    有錢賺大家都不反對,一個個都不吵了,自覺輪流服役,無論是百姓還是政府都覺得很方便。

    范成大又把這個法子告訴了皇帝,宋孝宗覺著行,下詔各地都施行義役法。(其后入奏,言及此,詔頒其法于諸路

    從義役法的創建與施行中,我們可以看出范成大熟稔官場規則、善于把握人心。

    這要是換個愣頭青,折騰個三五年也是白搭,不僅會得罪官場同僚,還要承受老百姓的抱怨,費力不討好。

    范成大有一首詩,不怎么出名,但是充分體現了他對人心的把握和超高的情商:

    大雪送炭與芥隱

    無因同撥地爐灰,想見柴荊晚未開。

    不是雪中須送炭,聊裝風景要詩來。

    天下著超級大的雪,我知道你窮困潦倒,但是不愿意問我借錢,正在雪堆里找那可以燃火的木柴。

    其實沒關系的,咱倆這關系你只管開口就是。你不開口我就要頂著大雪來問你要詩,順便帶點炭和好吃的給你。

    明明是幫助朋友,還要打著要詩的旗號。這不僅是雪中送炭,更照顧了朋友的尊嚴。

    感動、感動,實在太感動了。

    人這輩子若碰到這樣高情商的朋友,挖心挖肺也值得啊。

    處州山多,田大多在山上,灌溉就成了問題,本來是有條通濟堰通水的,可是年代久了堵了。

    這下老百姓難受了,叫苦不迭:老范,通濟堰堵了,你給想想辦法唄。

    范成大:在弄呢。

    他走訪古跡,派人壘石筑防,建立堤閘四十九所,把通濟堰重新整活了,百姓非常高興。(上中下溉灌有序,民食其利

    乾道五年(1169),由于范成大在處州干得不錯,又被調去了臨安,擔任禮部員外郎和崇政殿說書。

    禮部員外郎從六品,崇政殿說書是給皇帝講說書史、解釋經義的官,既是老師又是顧問。

    兩者品級都不高,職務也不顯赫,貌似還沒有處州知州來得舒服。

    實則不然,只要能夠接近皇帝,在他面前多露露臉,擺出一副勤奮工作的樣子,升個官還不輕輕松松?

    要不然為什么那么多的朝廷官員都一個勁地擠破了頭往中央鉆呢?就好像現在的官員都想要去總部機關發展,都想在領導面前表現一番。

    不過范成大夠倒霉的,皇帝調他去中央可不是升他的官,而是有更重要、更危險、更艱巨的任務委派給他。

    蒙在鼓里的范成大渾然不知此生中最危險的經歷馬上要來了。

    范成大222.jpg

    4

    乾道六年(1170年),調歸中央才不到一年時間,范成大就被任命為起居郎,代理資政殿大學士、左太中大夫、醴泉觀使,兼侍講、丹陽郡開國公。

    簡而言之四個字,加官進爵。

    范成大很慌啊,怎么說官場上也混了這么多年,他深深地理解“預先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

    平時也就給我個六品官當當,這會又是資政殿大學士又是郡公的,到底要鬧哪樣?

    用不著范成大多想,宋孝宗馬上就來找他了。

    老范,你一向器宇不凡,現在需要重新和金人談一談接受國書的禮儀,你看成不成?(上語公曰:“朕以卿氣宇不群,親加選擇,聞外議洶洶,官屬皆憚行,有諸?”

    先來說一下這個國書,這是隆興二年(1164)南宋和金簽訂的和平條約,其實就是南宋為了求和給金朝的一系列好處。

    當時條款談妥了,但是受書的禮儀忘記談了,宋孝宗覺得面子上非常過不去,為啥呢?

    人家派了使者來,作為皇帝要自己迎接,還要像個棒槌一樣畢恭畢敬地站在那里接受國書。太丟臉了!(《續資治通鑒》凡金使者至,捧書升殿,北面立榻前跪進,帝降榻受書

    接受國書是禮部官員的事情,這種事還要我皇帝親自來做?怎么說也是歷史悠久的大朝、禮儀之邦,凡事都講究個禮數。

    為了讓金朝懂點規矩、講點禮數,才有了之前宋孝宗對范成大的一系列提拔。

    可是這次出使商量的是歸還北宋陵寢之事,修改受書之禮的事沒有寫在國書上,還得范成大自己跟金世宗說。

    這讓范成大心里更加沒譜:

    皇上,本來沒事找事就很危險,我就算不死估計也回不來了。您還是寫在上面吧,我好安心些。

    皇上的回答是,當然不可以了!

    范成大只能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踏上了去往金國的路途,其間還寫了不少詩,以下是其中之一:

    州橋

    南望朱雀門,北望宣德樓,皆舊御路也。

    州橋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駕回。

    忍淚失聲詢使者,幾時真有六軍來?

    我站在州橋上,南邊是朱雀門,北邊是宣德樓,這里以前都是我們的地盤。

    州橋南北面是天街,時常有中原父老擱這往南看,他們還不是希望你們帶著軍隊打過來么?

    他們忍住不哭,哽咽地詢問我:什么時候我們的軍隊能夠打過來?

    范成大真想告訴他們:還能指望他們,要是他們能行,還要我來么?

    到了金國,范成大奏報國書的時候,忽然將事先準備好的接受國書的一系列規范拿了出來,殺了金朝君臣一個措手不及。(成大忽奏曰:“兩朝既為叔侄,而受書禮未稱,臣有疏。”

    金世宗懵圈了:這里是說這個事的地方么?你膽子不小啊,還沒有人敢這樣呢!”(此豈獻書啟處耶?自來使者未嘗敢爾。

    金朝大臣也都拿笏打他讓他起來,就是官員上朝時捧著的長板子,抽一下老疼了。

    范成大知道成不成就這一下子了,金世宗現在不答應,以后肯定是沒有機會的。

    他鐵了心地跪在地上:你們打死我好了,反正這事辦不成回去也是死,還不如死這好了。(公不為動,再奏云:“奏不達,歸必死,寧死于此。”

    金世宗一看范成大這德行就知道不答應他,自己這大殿上就要多具尸體了,只能先使個緩兵之計拖著:行了行了,你的奏章我會仔細看的,你先回去吧。

    范成大知道這是金世宗最大的讓步了,把他逼急了反而適得其反,無奈只能起身。

    我已經盡力了,希望他會答應吧!

    期間,金朝太子一度想殺了范成大。

    我金國騎兵打遍天下無敵手,父王更是天下最有名望的英雄,你是哪根老蔥?敢來這么逼迫我父王?

    還好他大哥越王及時阻止了,要不然送回去的只能是范成大為國犧牲的國書了。

    范成大保全氣節、全身而回南宋,但是歸還北宋陵墓、更改接受國書的禮儀這兩件事,金世宗會答應么?

    5

    金世宗是這樣回答宋孝宗的:

    你想要更改受書之禮的事我知道了,但是有些輕率,這種事怎么能說改就改呢?不然我肯定會答應的。(金主答書有曰:“抑聞附請之辭,欲變受書之禮,出于率易,要以必從。”

    就是答應了歸還北宋陵墓,拒絕了更改受書禮儀。

    金世宗還對范成大一頓猛夸,宋孝宗看了非常高興,知道范成大出門為自己長了臉,立即任命他為中書舍人,賜紫章服。

    中書舍人,正三品。

    紫章服,紫色的朝服。古代官員五品以上穿紅袍,三品以上著紫袍。有一個成語叫做滿堂朱紫,意思家里都是當大官的人,牛叉得很。

    此時的范成大已經四十四歲了,顯赫的職位、華麗的紫服都是他用自己的能力換來的,可是舒服的日子沒過多久,他又被派出去解決問題。

    乾道七年(1171),范成大出任靜江知府,兼任廣西經略使。

    廣西這地方一直比較窮,除了鹽,當官的沒其他油水可撈,就這么你抽一點、我抽一點,把鹽價抬上來了,可老百姓受不了,咋辦呢?

    范成大到那一看,秒懂,直接上書:

    皇上,這你抽一點、我抽一點,誰受得了啊?讓他們收手吧。(奏疏謂:“能裁抑漕司強取之數,以寬郡縣,則科抑可禁。”

    宋孝宗同意了,不久,鹽價果然恢復如常。

    搞定廣西之后,范成大又被派去了四川。

    淳熙二年(1175),范成大受命敷文閣待制,出任四川制置使。

    這次是為啥去呢?

    四川經常受到少數民族的侵擾,朝廷很難受,覺著這么放任他們也不是個事,就派老范過去給他們治一下。

    老范果然不負眾望,馬上理出了解決敵人的辦法——練兵、修工事、講兵法,只是需要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錢。(臣當教閱將兵,外修堡砦,仍講明教閱團結之法,使人自為戰,三者非財不可

    宋孝宗:我最不缺的就是錢,四十萬給你,實時到賬,不夠盡管要,用不著給我省。

    結果怎么樣?

    妥了唄!

    妥了就回去吧。

    淳熙四年(1177)中秋,范成大因病辭去四川制置使一職,乘船一路向東,途中寫下了一首名篇:

    水調歌頭·細數十年事

    細數十年事,十處過中秋。今年新夢,忽到黃鶴舊山頭。老子個中不淺,此會天教重見,今古一南樓。星漢淡無色,玉鏡獨空浮。

    斂秦煙,收楚霧,熨江流。關河離合、南北依舊照清愁。想見姮娥冷眼,應笑歸來霜鬢,空敝黑貂裘。釃酒問蟾兔,肯去伴滄洲。

    我仔細算了一下,官場上沉浮了十年,也度過了十個中秋。又是中秋節了,我忽然夢見自己飄然到黃鶴舊時山頭。

    老子今天晚上豪興不淺,想起當年庾亮守鄂州,不正是像我們這樣聚會么?我輩今天在南樓喝酒賞月,雖然長長的銀河暗淡無光,但是皓月當空,此景也是美不勝收。

    江北煙散,江南霧淡,江水依舊滔滔東流。山河破碎,南北分裂,月光下只留下我的一片清愁。

    我感覺月亮上的嫦娥一直在冷著眼看我,好像在笑我頭發白了才知道回去,披了個貂裘也是浪費,志向一直實現不了。我現在舉杯邀請嫦娥,你可否與我結伴共去滄洲?放心,我老婆不在那。

    這首詞深刻地反映了范成大追求理想的熱望和幻滅以后的凄黯之情。

    什么理想?

    當然是收復失地了。

    淳熙十年(1183),一直為朝廷在外奔波,已經五十七歲的范成大深感力不從心,向皇帝提出了早就有的想法——致仕。

    宋孝宗舍不得啊,這么得力的干將怎么舍得他退休呢?但是范成大年紀大了,實在干不動了,無奈只能點頭。

    紹熙四年九月(1193年10月),范成大溘然長逝,享年六十八歲,追贈少師、崇國公,謚號文穆。

    他的一生正如宋孝宗的評價:卿南至桂廣,北使幽燕,西入巴蜀,東薄鄧海,可謂賢勞,宜其多疾。

    你一輩子都在為國事操勞,替朕分憂,辛苦了!

    做人很難,能博得別人發自肺腑的一句“辛苦了”,并不是一件易事,何況是皇帝。

    范成大,值了。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大乐透走势图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