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花得木 / 歷史品評 / 歷史上骨肉情深的感人瞬間之六:蘇軾蘇轍...

0 0

   

歷史上骨肉情深的感人瞬間之六:蘇軾蘇轍兄弟的手足情

原創
2019-09-06  宜花得木

      文:枯木

      

      “百善孝為先”,古人以孝治天下,孝道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一切道德規范的根源。孝道內涵廣泛,其中“孝悌”為主要內容,孔子語入則孝,出則悌”,孟子說“事孰為大,事親為大”,曾子道“吾日三省吾身”,無一不是“申之以孝悌之義”

      三國兩晉時期文學家李密的名篇《陳情表》,是一篇感人肺腑的抒情散文,雖然文章背景是不愿意歸順晉武朝,然而李密在文中真情流露,敘述和祖母相依為命,為了照顧祖母,因而拒絕朝廷出仕邀請,其中“臣無祖母,無以至今日,祖母無臣,無以終余年。母孫二人,更相為命,是以區區不能廢遠。令人讀之不由得潸然淚下。

      

      李密“既無伯叔,終鮮兄弟”,對自己孤苦無依頗感遺憾,而世間有叔伯兄弟的,骨肉相連,血濃于水,更應該珍惜這份手足之情。雖然遍觀歷史,兄弟骨肉相殘的事例不少,然而珍惜同胞之情的事跡也有很多,前面我們陸續講述了幾篇歷史故事,無不是兄友弟恭,舍身忘死的大義之舉,今天我們再來談談宋代大文豪蘇軾和蘇轍兄弟的令人感動的手足之情。

      在“唐宋八大家”里,蘇洵、蘇軾、蘇轍父子三人,號稱“三蘇”,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一門三杰士”的文學名家。其中蘇軾的成就最高,為北宋文壇領袖,代表了宋代最杰出的文學水平,在詩、詞、散文、書法、繪畫等方面都有著極高的藝術造詣,是古代文士最優秀的代表之一。

      

      宋代雖然在政治軍事上整體比較保守,然而在文化方面卻是歷代少有的繁華,自從宋太祖趙匡胤在“太祖誓碑”中立下“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的誓言后,宋代文人得以才華顯露,萬方輻湊,不少兄弟同朝為官,聲名顯赫。比如狀元宰相宋癢、宋祁兄弟,著名宰相王安石、王安仁、王安國、王安禮兄弟,曾鞏、曾布、曾肇兄弟,蔡京蔡卞兄弟,孔文仲、孔武仲、孔平仲兄弟等等,然而若談到兄弟骨肉情深,還是以蘇軾、蘇轍兄弟為最。

      在蘇軾的盛名之下,弟弟蘇轍的知名度顯得似乎有點低。其實,能夠并列“唐宋八大家”,蘇轍并非浪得虛名,除了詩詞歌賦,蘇轍的最大成就是散文和雜文,論事精確,修辭簡嚴,澹泊飄逸,淳樸無華,蘇軾稱其散文“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嘆之聲,而其秀杰之氣終不可沒”。同時詩人劉巨的《贈蘇軾兄弟》有贊:“驚人事業傳三館,動地文章震九州島。老夫欲別無他祝,以愿雙封萬戶侯。;南宋陳鵠的《耆舊續聞》記載:“昔仁宗策賢良歸,喜甚,曰:'吾今日又為子孫得太平宰相兩人。”。

      

      蘇軾和蘇轍,相差兩歲,性格迥異。蘇軾為人外向,天性豪放灑脫,不拘禮法,猶如其詩詞,縱橫恣肆,揮灑自如;蘇轍則為人內向,謙虛謹慎,忠厚樸實,善于守拙。因而二人的性格決定了蘇軾鋒芒外露,樹敵不少,屢屢遭貶;而蘇轍則沉穩持重,仕途穩健,一直做到拜相參政。不過蘇轍受父兄影響,在大是大非政治上同父兄保持一致。

      蘇軾蘇轍兄弟二人,年齡相近,受乃父蘇洵教誨,感情和睦,相親相愛,相互勸勉,相互激勵,相知相隨,相互敬重。蘇軾在《答張文潛書》中評價兄弟:“子由之文實勝仆,而世俗不知,乃以為不如;其為人深不愿人知之,其文如其為人。;而蘇轍則對兄長始終充滿敬意,在《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銘》中寫道:“我初從公,賴以有知。撫我則兄,誨我則師。。《宋史·蘇轍傳》總結:“轍與兄進退出處,無不相同,患難之中,友愛彌篤,無少怨尤,近古罕見。

      

      蘇軾蘇轍兩兄弟,志趣相投,無話不談,詩詞歌賦,花鳥魚蟲,在二人一生中書信不斷,其中詩詞唱和就近200首,其中不少詩詞膾炙人口,千古傳誦,諸如婦孺皆知的蘇軾的中秋詩詞名篇《水調歌頭》,在題序中明確注明是想念弟弟“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能夠把兄弟情演繹到如此感人又如此浪漫的,估計也只有蘇軾了,這篇《水調歌頭》空靈蘊藉,格調高古,千百年來無人企及和超越,隨之成為千古絕唱。

      

      蘇軾蘇轍兄弟,不但在詩詞歌賦賞給后人留下了眾多文化遺產,而且在傳統孝道上也樹立了標桿和典型,兄弟二人同進退,共患難,生死相依,不離不棄的故事經常讓人感慨不已。

      宋代的新舊黨爭不斷,圍繞王安石變法引起的系列事件,前后五十余年,對北宋的政治產生頗大影響,而蘇軾則是站在舊黨一派,極力抗爭。由于蘇軾為人耿直,鋒芒外露,在詩詞當中頗有譏諷,結果元豐二年(1079年)被御史上表彈劾,于是爆發了著名的“烏臺詩案”

      

      當時蘇軾由徐州調任湖州,他的好友駙馬王詵聽到這個消息,趕緊派人去給南京蘇轍送信,蘇轍則立刻派人去告訴蘇軾,蘇軾知道后不知道要判什么罪,怕牽扯到兄弟和朋友,便把很多手稿都燒了。在被逮后,未卜生死,便和每天送飯的長子蘇邁約定,平時只送蔬菜和肉食,如果有死刑判決的壞消息,就改送魚,以便心里早做準備。結果有一天蘇邁因銀錢用盡外出借錢,便將為送飯一事委托遠親代勞,卻忘記告知暗中約定之事,偏巧遠親送飯時,給蘇軾送去了一條熏魚。蘇軾一見大驚,以為自己兇多吉少,便在極度悲傷之心,給兄弟寫了兩首訣別詩,其中之一為:

      《獄中寄弟子由》

      圣主如天萬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滿先償債,十口無歸更累人。

      是處青山可埋骨,他時夜雨獨傷神。

      與君今世為兄弟,又結來生未了因。

      “世世為兄弟,來生未了情!”,發自肺腑,感人至深,蘇轍看到兄長的詩詞后,大為悲慟,嚎啕大哭,為了營救兄長,蘇轍冒死向神宗皇帝上奏,《為兄軾下獄上書》:“臣聞困急而呼天,疾痛而呼父母者,人之至情也。“臣早失怙恃,惟兄軾一人,相須為命。”“臣欲乞納在身官,以贖兄軾,非敢望末減其罪,但得免下獄死為幸。,字字含淚,句句含情,寧可不做官,也要救兄長一命。而當時不少正直人士也仗義相救,就連政敵王安石也上書“安有圣世而殺才士乎?,而身患重病的曹太后也出面干預,指出宋仁宗說蘇軾蘇轍是宰相之才。在眾多人的周旋下,蘇軾得以免死,被流放黃州,蘇轍受牽連也被貶到筠州。

      

      晚年蘇軾為新舊黨所不容,又屢屢遭貶,北宋元祐八年(1093年),蘇軾又被貶至惠州,考慮到各方面原因,蘇軾最后只帶了侍妾朝云和幼子蘇過前往惠州,其余家小都托付給了蘇轍。蘇轍自己盡管人口眾多,經濟困難,但還是義不容辭地為兄長分憂解難。

      蘇軾曾與蘇轍約定,待到年老后,兩人一定要“對床夜雨聽蕭瑟”,辭去官職,找一個清凈的地方共度余生,彈琴論詩、聽風觀雨、飲酒歡歌。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蘇轍給兄長去信,準備在潁川置業長住,并邀請兄長前來,蘇軾生前考慮喪葬地,并沒有選擇回歸故鄉四川眉州,而是選擇蘇轍所在地嵩山,可以和兄弟生生世世在一起。

      

      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七月二十八日蘇軾在北歸途中病逝于常州,沒能和兄弟蘇轍見上最后一面,是他臨終前的最大的遺憾:“惟吾子由,自再貶及歸,不及一見而訣,此痛難堪。”,蘇轍給兄長撰寫的《東坡先生墓志銘》:“公始病,以書屬轍曰:'即死,葬我嵩山下,子為我銘。’,轍執書,哭曰:'小子忍銘吾兄!’”,是啊,作為手足,誰愿意兄長先他而去呢?噩耗傳來,蘇轍悲慟之極,在銘文中寫道:“我初從公,賴以有知。撫我則兄,誨我則師。皆遷于南,而不同歸。天實為之,莫知我哀。

      次年,蘇轍按照兄長遺言將其葬于嵩山之下,并賣掉自己部分田產,將三個侄子接到身邊共同生活。政和二年(1112年),蘇轍病逝,葬于郟縣小峨眉山蘇軾墓旁,追隨哥哥而去,終于實現了“安知風雨夜,復此對床眠”的約定,彼此再也不分開。

      

      人生天地間,骨肉有幾人?人世間,即便是再親密的兄弟姊妹,相聚的日子也是不多的,歲月倥傯,轉眼即逝,更何況蘇軾蘇轍兄弟,仕宦困頓,屢遭貶謫,天南地北,在一起的日子更是屈指可數,然而,兄弟二人的感情并不以距離的遠近而產生隔閡,反而是愈久彌堅,愈遠愈深!“患難之中,友愛彌篤”,如此感人肺腑的兄弟情深,豈能不令人千古傳頌?

      惟愿此生此世,有兄如軾,有弟如轍,足矣!

      

      

       2019/9/6榆木齋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大乐透走势图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