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在繁衍 / 醫學 / 陸鴻元、何立人、姚培發、柏連松、張鏡人...

0 0

   

陸鴻元、何立人、姚培發、柏連松、張鏡人、楊少山膏方

2015-08-11  寂寞在繁衍

拯肺福腎膏(陸鴻元) 

   [方藥組成] 紫石英   紫菀茸   金櫻子   生黃芪 川貝母   覆盆子   珠兒參  麻黃根 肉蓯蓉   西洋參   木賊草  桑白皮 生白術   制半夏   炙甘草   冬蟲夏草 陳廣皮   炙遠志

  上藥依法煎取濃汁如常規。

  收膏加鹿角膠 龜版膠 (均用陳酒燉烊),飴糖,白蜂蜜,白冰糖。

  [功 用] 強肺益腎,固表填精,祛痰消瘀,疏通氣道。

  [適應癥] 適用于體倦勞傷,免疫力低,屢發感冒、肺炎,慢支肺氣腫、哮喘遷延緩解期;自汗、盜汗,眩暈耳鳴,腰酸膝軟,夜尿頻多等。

何立人膏方(心血管病) 

何立人,上海市名中醫、上海中醫藥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主任醫師,從醫四十余載,精究臨證,博采眾長,擅長醫治中醫內科疑難、重病雜癥,尤對心血管病有其獨到認識。

  膏方俗稱膏滋藥,屬中醫傳統治療的一種劑型,是根據辨證論治思想,研究滋補強身、抗衰延年的中藥方劑。何立人教授善用膏方治療內科疑難雜癥,尤其是心血管病療效顯著。茲將何老師應用膏方治療心血管病的經驗整理如下,以饗同道。

   1 膏方治療心血管病的特點

  1.1 心血管病病機特點 心血管病臨床以高血壓病及冠心病為常見,多伴有高血脂、高血糖、高血黏、動脈硬化等癥,其病程較長,病機甚為復雜,發病多與稟賦不足、年老體衰、飲食失節、情志不遂、勞逸失度等因素,導致臟腑氣機失調、氣血陰陽失衡有關。心血管病在病機上具有久病多虛、久病及腎、久病入絡、久病致郁、久郁生痰的特點;五臟中以心脾與肝腎尤為重要。

  1.2 膏方治療特點膏方具有明顯的滋補特點,補養兼治療、高效兼簡便,在治病糾偏、改善體質方面發揮著獨特的功用,因此對因病致虛、因虛致病的慢性、頑固性、消耗性疾病、心血管病的防治及調養有獨特的療效。膏方遵循“治病求本”的原則,調暢氣血陰陽,以平為期。

   2 何老師對心血管病辨治特點

  2.1 注重辨證,結合辨病心血管病間互有聯系、互為影響,中醫的證是不同疾病在相似病理階段的共同表現。何老師認為,心病多因病致虛、因虛致病,出現氣血紊亂、心脈失常。辨證結合辨病,則能更準確地概括病情的 發展 。例如高血壓病,何立人教授結合高血壓病土濕侮木,濕濁內結的病機,設立以健脾補腎為基礎,化濕利濁、平肝降壓為**。冠心病,何立人教授結合冠心病“陽微陰弦”的病機特點,以溫通陽氣、化痰通絡、補益心脾為治療**,注重氣機通暢與氣血調養。

  2.2 固本培源,調理脾胃腎為先天之本,脾為后天之本,脾腎相互資生。調補陰陽,以腎為主;益氣養血,從脾著眼。脾喜燥惡濕,貴在健運,因此補脾不忘助運。在調節脾胃的同時,多施以補腎益氣之品,如生熟地、首烏、仙靈脾、巴戟天、枸杞之屬。

   3 應用膏方 治療 心血管病用藥特點

  

  何老師臨證應用膏方時注意通與補、滋膩與靈動、扶陽與顧陰的關系,針對常見心血管病,辨證選用通補任督、補腎健脾,配以辛香走竄、化濕醒脾藥,動靜結合,補而不滯,起到固本清源之效。

  3.1 陰陽相配,相互資生何老師認為膏方不僅是滋補強壯的藥品,更是治療慢性疾患的最佳劑型。何老師推崇張景岳:“善補陽者,必于陰中求陽,善補陰者,必于陽中求陰,”以求陰平陽秘。膏方以熟地、阿膠、龜版膠與鹿角膠、生曬參、河車粉相配,熟地、阿膠養血滋陰,龜版膠補腎陰而通任脈,鹿角膠、河車粉益腎陽而補督脈,生曬參大補元氣,陰靜陽動,陰陽相配,互相制約。膏方中氣血陰陽并補而又有所側重,腎元虧虛往往用肉蓯蓉、巴戟天、杜仲、川斷、補骨脂、菟絲子、益智仁之流,常于其中加入坎臍、阿膠、龜版膠、鹿角膠等血肉有情之品,補髓填精,意在陰中求陽,調補奇經。

  3.2 方藥對證,善用藥對何老師臨證處方,善用藥對。或補瀉同施、寒溫同用,或性味互補,加強療效。例如:熟地與砂仁相配,熟地甘溫黏膩,補益肝腎,滋陰養血,生精補髓,砂仁辛散溫通,去熟地粘膩礙胃之弊;黃連與肉桂相配,黃連苦寒善清心熱,瀉心火,肉桂溫熱擅長和心血、補命門,二藥參合,寒熱并用,相輔相成,并有瀉南補北、 交通 心腎之妙,可治失眠;脫力草與功勞葉相配,脫力草又名仙鶴草,具有強心調整心律,恢復疲勞之功,用于各種心衰、心律失常,功勞葉味苦甘平,能補中臟、養精神、退虛熱、活血絡,兩藥相配補益心腎,恢復疲勞。

  3.3 辨證施補,不求峻補冬令進補之風頗為盛行。何老師 認為膏方之用藥,首當重視辨證論治,以調暢氣機為期。注意因人而宜。膏方中多含補益氣血陰陽的藥物,其性黏膩難化,如果盲目峻補,不及其余,易妨礙氣血運行,適得其反。故常配醒脾助運、調暢氣機藥物疏其血氣,調致和平,通補兼施,補而不滯。

  3.4 大方復治,組藥配伍一料膏方數十味藥,屬于大方、復方。何老師認為大方用藥并不等于堆砌藥味,無的放矢,而是應雜而有章。何老師膏方的方藥結構主要分為:培補氣血陰陽以治本;去除痰濕淤血、清熱理氣散結以治標;調和脾胃,改善口感以增加患者的依從性;輔料等四部分。何老師認為,遣方用藥既要考慮患者的體質情況、陰陽的偏盛偏衰,還應針對患者原有宿疾,調補兼施,寓治于補,以通為補。

   4 典型病例

  

  男,64歲。頭暈 ,平臥也作,但無房旋嘔惡,右半身肢節酸楚指麻,右季肋痛及腰,便稀次多,肢軟乏力,少感冒,寐多夢擾,胸痞心動緩,陽痿早泄,**差,勞即腰酸,肢軟畏寒,小溲欠暢,苔薄脈細滑且弦,有頸椎病、前列腺肥大,血脂、血糖增高,低血壓,心動過緩,偶有早搏。諸多病癥,心脾腎氣虛,肝氣盛,絡脈失暢,治擬益氣平肝,通絡之法。制膏代煎:炒黨參120 g,炒當歸100 g,炙黃芪300 g,炒蒼術、白術各100 g,生地、熟地各150 g,砂蔻仁各30 g,制首烏300 g,枸杞子120 g,制黃精120 g,玉竹120 g,脫力草180 g,功勞葉100 g,櫓豆衣90 g,女貞子120 g,旱蓮草100 g,楮實子90 g,炒川芎60 g,炒川斷90 g,杜仲300 g,寄生90 g,牛膝90 g,防風己各60 g,伸筋草90 g,石楠葉150 g,補骨脂150 g,骨碎補100 g,巴戟肉120 g,山萸肉120 g,益智仁180 g,鎖陽300 g,菟絲子120 g,山藥100 g,仙靈脾120 g,仙茅100 g,陽起石300 g,紫石英300 g,水蛭5條,細辛30 g,蓮肉200 g,炙甘草30 g,大棗100 g,生曬參100 g,西洋參100 g,蟲草10 g,河車粉沖60 g,陳阿膠350 g,龜版100 g,鱉甲膠100 g,鹿角膠50 g,海龍馬各60 g,白冰糖150 g,黃酒100 g。如法收膏,每次服1調羹,2次/d。服膏方1劑后,患者于第2年膏方復診時述服上方后頭暈肢麻、肢軟乏力、胸痞、腰酸等癥均減,一年來未服用其它藥物,胃脘安好,效佳而錄之。

姚培發膏方經驗

1 詳問病史,重在防治痼疾

經云:“形不足者,溫之以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姚師認為此是補法之原則,針對陰陽氣血不足而言。然臨床所見,病者常常自以為“虛”,盲目求補,而邪實為病者居多。蓋人體處于社會環境,長期經受七情六*之侵擾,氣血臟腑必會出現損害。臟腑功能衰退,氣血流行阻滯。而病者所患慢性疾患,正是機體失衡的集中表現,所謂“至虛”之處。補虛之要,是為祛病,邪去則正安。處膏方不審其病,惟以腎虧、氣血不足、陰陽二虛之類概之,一味補益,常常有閉門留寇之虞。徐靈胎《慎疾芻言》云:“蓋老年氣血不甚流利,豈堪補住其邪,與氣血為難。”此之謂也。

因此,姚老處膏方,必詳問病史,有何慢性疾患,臨床癥狀幾何,治療情況如何,何方何法有效,包括實驗室檢查等等,據以辨證。例如慢性支氣管炎,姚師認為必有害飲宿根,以溫肺化痰為正治;冠心病“陽微陰弦”,雖陽虛為本,但痰瘀交阻,祛邪為當務。所以姚師膏方之主體,常以病人平日所服效方作為基礎,以防痼疾復發。再者,“頑疾多痰,久病必瘀”,姚師在膏方中多配伍應用大劑祛痰化瘀之品,如參 、赤芍、桃仁、 ;半夏、象貝、桔絡、海浮石、海蛤殼等。認為參 是味攻補兼施,行血通絡的佳品,集補血、活血、止血之功于一身。半夏為祛痰圣藥,而海浮石、海蛤殼“消積塊,化老痰”,姚老治頑痰臨床喜用。姚師體會,乘膏劑調補之宏力,尤重溫運陽氣,配合化痰祛瘀通絡之品,乃治療疑難頑癥之**。

2 察色按脈,權衡體質偏差

有謂:“望而知之謂之神。”或有曰:“病家不用開口,便知病情根源。”姚師認為,此并不是虛妄之詞。而是通過望診,觀其神、色、舌、形體等,從整體上了解其體質,來指導臨床辨證。姚師推崇清代名醫葉天士驗體之法,后世歸納分體質為六型:1、木火質;2、濕熱質;3、肝郁質;4、陰虛質;5、陽虛質;6、脾弱質。姚師深以為然。認為體質是人體先天稟賦,后天環境、氣候、習性等綜合形成的。不同的體質易感不同的疾患,感受同一外邪常見不同的證型,譬如木火質易患咳血、風證。脾弱者常見濕阻泄瀉。感冒者,陽虛常見寒證,陰虛易化熱證。因此體質辨證具有重要臨床指導意義,于膏方門診尤是。調補之謂,即是調整體質,使陰平陽秘,趨于健康。姚師曾談及60年代一病人,長年患肺結核,肺部形成空洞,迭進抗癆、氣腹治療,不愈。每至春天,則發咯血。后予常服中藥滋陰清火,生地、玄參、地骨皮、小薊之類,疾病終告痊愈。姚師認為此乃中藥調整體質之功,改變了人體病理內環境。冬令進補,調整體質是為要旨。姚師將補劑分為四類:平補,蓮子、紅棗、靈芝、米仁之類;清補,洋參、石斛、生地、麥冬之類;溫補,肉桂、附子、巴戟、蓯蓉之類;峻補, 、熟地、龜版、鱉甲、 膠之類。體質既明,陰陽可別,虛實乃分,膏滋**出矣,而平補、溫補、清補、峻補,也有準繩。

3 處方用藥,注重動靜結合

姚師曰:“膏滋之制,終以補益為要。”凡所虛者,不**陽氣血。而腎為先天,脾為后天。調補陰陽,以腎為主;理氣養血,從脾著眼。冬令閉藏之季,補虛當以血肉有情之品為上,但此類藥大多陰柔滋膩。姚師用藥特點一是注意陰陽互根,推崇張景岳:“善補陽者,必于陰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生化無窮;善補陰者,必于陽中求陰,則陰得陽升而泉源不竭。”例如每處膏方,姚師必以 與熟地相配。認為陰血虛者必以熟地,陽氣虛者非得 ,一陰一陽,相為表里,一形一氣,互佐生成。又以龜鹿二膠相配,龜版膠補腎陰而通任脈, 膠益腎陽而補督脈,陰靜陽動,陰陽相配有互相制約,利于吸收之功。女性及男性一般體質者以龜板膠為主,男性偏陽虛者用 膠為主,可隨體質陰陽之辨而調整二者用量。二是用藥注意靈動,理氣導滯,顧護脾胃,以防“虛不受補”。認為越鞠丸解六郁,可仿其意,于膏方中酌情參入理氣清水導滯之品。姚師最為倡用桂枝、蒼術二味,認為其性辛散,既能監制補膏藥物之滋膩,又能振奮脾胃之運化,促使氣血之流動,乃使膏滋補而不滯。三是指導病人少量起服,逐漸增量,來避免“呆藥”。

4 膏方一例賞析

徐××,男,49歲,專卡號:97-183。

素有“哮喘”病史20余年。平素感冒則喘。近3年來患“心肌炎”,胸悶,心慌時作。去年查出高血脂癥。

刻診:腰酸乏力,耳鳴陣發、夜間盜汗,面容黯黃無華,二目內皆有脂斑。納食欠馨,二便尚可。脈細濡,舌苔滑膩。

此腎虛氣弱,脾運失健,瘀濁交阻之證,擬補腎益氣健脾,化瘀泄濁為治。

熟地150g,杞子100g,桑寄生150g,厚 150g,夏枯草120g,棗仁150g,荷葉100g,虎杖150g,生小薊200g,桃仁100g,丹參150g,木瓜100g,(上庶 下蟲)蟲100g,辛荑90g,蒼耳子90g,黨參150g,葛根150g,山楂150g,蒼 各120g,雞內金100g,浮小麥300g,碧桃干100g,左牡蠣300g,紅棗100g,炙甘草60g,生曬參100g。(另燉兌入),真 200g, 膠100g,龜版膠100g,上三味黃酒浸燉烊,并冰糖500g,飴糖200g,收膏用。

按:此案姚老抓住患者面色黯黃,血脂高,苔滑膩,認為其癥痰濁內阻,是為病根,以至雜癥叢生。全方熔補泄于一爐,尤大劑桃仁、丹參、(上庶 下蟲)蟲祛瘀,荷葉、虎杖、夏枯草、木瓜、山楂、小薊以化濁利濕,而蒼 、雞內金運脾燥濕導滯,更寓深意。姚老習以生小薊、山楂、決明子、澤瀉用于高血脂癥,療效良好,并認為配合益氣化瘀利膽之品更好。該患者于一年后膏方門診隨訪,謂去年服膏方以來精力顯振,感冒、哮喘少發,良有以也


三七

紅花

三七

人參

鹿角

人參

人參

鹿角

鹿角

杜仲

白術

阿膠

鹿角

白術

、雞內金運脾燥濕導滯,更寓深意。姚老習以生小薊、山楂、決明子、澤瀉用于高血脂癥,療效良好,并認為配合益氣化瘀利膽之品更好。該患者于一年后膏方門診隨訪,謂去年服膏方以來精力顯振,感冒、哮喘少發,良有以也。


柏連松·清腸排毒膏 

肛腸術后調理方

  [方藥組成]   黃芪   黨參   炒白術  白茯苓 川柏   仙鶴草 淮山藥  杭白芍 鹿銜草 制黃精 炙雞內金   香谷芽 蒲公英 金銀花 陳萸肉   枸杞子 丹參   麥冬   夜交藤   焦楂曲各 龜版   枳殼   陳皮     石斛 北沙參 女貞子 加入阿膠 冰糖 大棗入藥,如法收膏。

  [功 用] 養血補氣,調適陰陽,兼清余毒。

  [適應癥] 適用于肛腸術后,氣血不足、陰陽虧虛、濕毒未清者。

益氣養心膏·何立人 

[方藥組成]   炒黨參  炒白術芍各 炒淮山  炒當歸 炙黃芪 炒蒼術    豬茯苓各 生熟地各 靈芝草   景天三七  丹參     炒川芎 砂蔻仁各   陳皮     姜半夏   木香 柏棗仁各  五味子    麥冬    玉竹 黃精     功勞葉   脫力草  桑椹子 女貞子   墨旱蓮  炒柴胡   枳殼 合歡皮    淮小麥 枸杞子 制首烏 壹 料 生曬參 西洋參 冬蟲夏草 蓮肉 大棗 龍眼肉 陳阿膠 白冰糖 黃酒入藥,如法收膏。

  [功 用] 本膏方有益氣養心,理氣運脾,滋腎調肝,平衡陰陽之功效。

  [適應癥] 適應于因患冠心病、心肌炎等心血管疾病而見心悸、胸悶,失眠、眩暈、虛汗、腰酸,面少華色,脈結代,苔薄等氣血虧虛,陰陽不調之人,亦適用于此類的亞健康之人。舌苔膩、黃、厚,感冒發熱,急性腹痛,泄瀉,納呆,便秘之人,暫不適宜。

扶正理虛膏·張鏡人

[方藥組成]冬蟲夏草 生曬參  西洋參 炙黃芪  炒白術   防風   制黃精 當歸    靈芝草   生熟地各 砂仁后下 枸杞子   淮山藥   山萸肉   女貞子 旱蓮草   十大功勞葉 炒棗仁  夜交藤 大棗     白花蛇舌草  蛇果草  懷牛膝 藤梨根   赤白芍各    莪術  丹參 薏苡仁   制香附   制半夏   陳 皮 建蓮肉(去衣芯)  佛手片  炙雞內金 炒谷麥芽各 清阿膠 龜板膠 鱉甲膠 白冰糖 飴糖 收膏。

  [功 用] 益氣養營,補脾益腎,和胃復元。

  [適應癥] 適用于氣血不足,脾腎兩虛(或兼有瘀濁)的各種病癥。癥見神疲乏力、氣短懶言、健忘、失眠、腰膝酸軟、體弱易感冒等,此外本膏還適用于胃腸腫瘤術后、放化療后正虛邪戀者的調理。

楊少山·慢性萎縮性胃炎膏方 

楊少山是浙江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內科主任醫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審定的全國第二批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指導老師,行醫六十余載,學驗俱豐,擅長治療各種消化系統疾病。

  楊少山醫案之:慢性萎縮性胃炎伴不完全性腸上皮化生、異形增生案  李某,女,32歲,工人

  “反復中脘脹痛伴泛酸2 年”于2000年12月8日初診。平日自行不規則服用西藥,癥狀時輕時重。近來因與同事爭吵后致諸癥加重,經“胃鏡”確診為“慢性重度萎縮性胃炎(活動性)伴中度不完全型腸化、異形增生,中度糜爛,HP+++”。訴口苦、胸悶、泛酸、中脘嘈雜不舒,納減,大便不暢,夜寐欠安,苔薄膩黃,脈弦,證屬肝胃郁熱型,經楊師予“四逆散”+“左金丸”合疏肝理氣和胃、解毒活血藥物治療數月后,自訴口苦、中脘嘈雜不適感較前減輕,胃納漸增,大便較前通暢,時感乏力、心煩,伴泛酸,睡眠仍欠佳,脈弦,苔薄膩,于今日就診予健脾理氣、滋腎和胃之膏方調理。


   方選 :太子參150g,杭白芍150g,炙甘草50g,炒冬術100g,茯苓150g,佛手片60g,蘇梗100g,炒川連15g,烏賊骨150g,藤梨根100g,熟地150g,淮山藥150g,明天麻60g,枸杞子300g,鉤藤150g,綠梅花100g,玫瑰花30g,煅瓦楞子150g,香茶菜100g,炒杜仲150g,炒棗仁150g,夜交藤300g,無花果150g,槐米150g,炒二芽各150g,制香附100g,淮小麥300g,川樸花60g,佩蘭100g,壹料。諸藥煎濃汁。

   另 :龜板膠250g,阿膠250g,紅棗250g,冰糖500g。收膏。

  同時囑其注意情志調節,忌肥甘厚味,酸辣、不易消化之物。一年后復診訴泛酸、心煩、乏力較前明顯減輕,胃納正常,無明顯口苦、噯氣、中脘嘈雜不適感,睡眠好轉,大便正常,脈細弦,苔薄,改:太子參300g,熟地250g,炒杜仲200g,余同前,續服,至2002年3月復查胃鏡示“慢性輕度萎縮性胃炎,HP(-);

   病理 :輕度完全型腸化,輕度異形增生,未見明顯糜爛”。后每年服用膏方調理,病情一直穩定,定期復查胃鏡,至2005年8月復查胃鏡示“慢性淺表性胃炎,HP(-);病理未見明顯腸化、異形增生”。

楊少山教授是浙江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內科主任醫師,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在治療呼吸系統疾病方面,喜用膏方調理。筆者有幸侍診多年,擇其臨證驗案兩則,以饗同道。

  支氣管哮喘 患者,俞某,女,30歲。“支氣管哮喘、過敏性鼻炎”史10余年,每于冬春季節因感冒誘發哮喘,每年發作3次以上。咳嗽有痰,量少,色白,動則氣短,伴鼻塞、流涕,口干,寐差,腰酸乏力,夜尿頻多,脈細滑,苔薄。證屬肺虛痰滯,脾虛失運,腎虛失納,兼肺氣未清,治擬益氣健脾補腎,佐以清肺化痰。處以膏方:生黃芪150g,防風60g,炒冬術100g,炒黨參150g,干蘆根100g,冬瓜子100g,姜半夏60g,茯苓150g,陳皮60g,炙甘草50g,桔梗30g,白前100g,桑白皮100g,南、北沙參各150g,麥冬100g,熟地150g,淮山藥150g,山茱萸60g,生薏苡仁300g,炙款冬100g,炙枇杷葉150g,前胡60g,蒼耳子15g,辛夷15g,杏仁60g,炒杜仲150g,炒二芽各150g,佛手片60g,川石斛100g,綠梅花100g,玫瑰花30g,淮小麥300g,川樸花100g,另:阿膠250g,龜板膠250g,紅棗250g,冰糖500g,收膏。 1年后二診:訴服用膏方1月后,哮喘未發作,感冒次數明顯減少,且1~2天即可自行緩解,晨起時有鼻塞、流清涕,咳嗽已除。仍動則氣急、夜尿頻多。再擬處方:生黃芪200g,防風60g,炒冬術100g,炒黨參200g,麥冬100g,五味子60g,炙甘草50g,半夏60g,茯苓150g,陳皮60g,熟地200g,淮山藥150g,山茱萸60g,生薏苡仁300g,炒杜仲300g,桑白皮100g,炙款冬100g,南、北沙參各150g,川石斛150g,枸杞子300g,菟絲子150g,沙菀子150g,炙枇杷葉150g,蒼耳子15g,辛夷15g,白前100g,炒狗脊150g,炒二芽各150g,佛手片60g,綠梅花100g,玫瑰花30g,淮小麥300g,川樸花100g。另:阿膠250g,龜板膠250g,胡桃肉250g,紅棗250g,冰糖500g,收膏。次年復診,訴1年來感冒未發,哮喘亦未作,鼻塞、流涕、氣急癥狀大減,前方加減續服至今,哮喘一直未復發。 楊師認為哮喘其標在肺,其制在脾,其本在腎,宿痰內伏為其發病宿根,治療在固本同時始終需兼顧化痰以治其標,即使在緩解期仍宜益氣補腎同時加以健脾、清肺化痰之劑。該例一診時肺氣失宣,發作較頻,故扶正同時加用如桔梗、前胡、杏仁、防風、白前等,降中有宣;二診時癥狀緩解,故減清肺之劑,而加強補益肺、脾、腎之功。楊師常取“土得木而達之”之意,喜用疏肝理氣藥物助健脾以化痰之功,又可免滋膩之弊。

  支氣管擴張 患者,唐某,女性,28歲。“支氣管擴張”史10年。咳嗽、咳痰,偶有少量咳血,伴輕度胸悶,神疲肢倦,腰膝酸軟,夜寐夢擾,盜汗,大便干結,舌質紅,苔薄黃,脈細弦。證屬肺熱陰虛,肺脾兩虛。治宜養陰清肺,健脾滋腎,佐以清熱化痰。處以膏方:南、北沙參各150g,麥冬100g,太子參200g,五味子60g,干蘆根150g,冬瓜子150g,浙貝150g,旱蓮草150g,炒冬術100g,茯苓150g,炙甘草50g,生薏苡仁300g,炙款冬100g,炙枇杷葉150g,熟地150g,淮山藥300g,山茱萸60g,桑白皮150g,枸杞子300g,明天麻60g,杭白芍150g,丹皮100g,白前100g,白茅根300g,川石斛150g,炒杜仲150g,炒二芽各150g,佛手片60g,綠梅花100g,玫瑰花30g,川樸花100g,淮小麥300g,另:阿膠250g,龜板膠250g,紅棗250g,冰糖500g,收膏。 1年后二診:訴咳嗽、咳痰已明顯減輕,咳血已止,腰酸、乏力癥狀仍存。續前方改:太子參300g,炒冬術150g,熟地250g,炒杜仲200g;加:澤瀉60g,丹皮100g,女貞子100g,制玉竹150g,炒川斷150g,陳皮30g;去:干蘆根、冬瓜子,余藥同前。該方連服3年,咳血一直未作,咳嗽、咳痰明顯減輕。

  本病主要病機為痰瘀阻肺,郁而化熱;病程遷延日久,郁熱易損傷肺陰,出現肺熱陰虛;病情反復發作,損傷肺氣,肺虛日久及脾,肺脾兩虛,津失輸布,轉輸不利,更易聚而為痰;肺氣虧虛,衛外不固,更易感受外邪而致病情反復發作。因此,楊師認為本病穩定期治療尤為重要,穩定期表現以本虛標實、虛實夾雜為主,病機當為陰虛肺熱,肺脾兩虛。治療宜用六味地黃、天麻鉤藤飲、二至丸滋陰降火;沙參麥冬湯潤肺生津;四君子湯及阿膠益氣養血,以求“養陰以濡肺體,益氣以復肺用”;復加干蘆根、冬瓜子、桑白皮、白茅根、浙貝、枇杷葉等甘寒之劑清熱潤肺、化痰止咳。

楊少山教授在治療心、腦血管疾病方面,喜用膏方調治,明確指出,膏方并不是單純的補藥,而是治療慢性疾病的一種有效劑型,它包括“卻病糾偏”的雙重含義,能促進人體機能的整體調整。筆者有幸隨楊師侍診多年,現擇其臨證驗案,以饗同道。

  1. 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伴心肌缺血

  患者,男性,71歲,因“反復頭暈5年,肢冷伴胸悶3年”于2004年12月21日初診。患者5年前因勞累后出現頭暈,伴視物旋轉,每次發作歷時約數秒至數分鐘不等,曾經“頭顱血管多普勒”提示: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并予尼莫地平、腸溶阿斯匹林片及川芎嗪針等中西醫藥物治療后,癥狀時輕時重。近3年來多于勞累后出現胸悶、心悸,伴頭暈、肢冷,曾在當地醫院查心電圖示:ST-T改變,平日服用“硝酸脂類藥物”為主,病情一度穩定,后因反復劇烈頭痛,自行停服“硝酸脂類”藥物,而致前癥時有反復,曾在當地醫院服用溫補心陽為主之中藥湯劑后,頭暈、胸悶、肢冷癥狀均加重,遂于今赴楊師處求診。既往有高血壓病史8年,近1年來血壓控制在120-130/70-80mmhg。就診時自訴:時感頭暈、房屋旋轉,烘熱,心煩不寐,胸悶、心悸,以勞累后為甚,腰酸、乏力、肢冷,口干,大便不暢,盜汗,舌紅少苔,邊有瘀斑、瘀點,脈弦細。證屬上實下虛(陰虛肝旺),陰陽不調,兼夾瘀血阻絡。治擬養陰平肝滋腎,佐以活血通絡、益氣和胃。藥用:明天麻100g,枸杞子300g,鉤藤150g,杭白芍150g,炙甘草50g,炒川連30g,炒棗仁300g,太子參300g,炒冬術100g,茯苓150g,丹參150g,川石斛150g,炒天蟲100g,絲瓜絡100g,麥冬100g,熟地各150g,淮山藥150g,山萸肉50g,丹皮100g,澤瀉100g,廣郁金150g,淮小麥300g,北沙參300g,石菖蒲60g,炒杜仲150g,夜交藤300g,炒狗脊100g,佛手片100g,綠梅花100g,炒二芽各150g,玫瑰花30g,制香附100g。壹料。諸藥煎濃汁。另:龜板膠250g,阿膠250g,紅棗250g,冰糖500g。收膏。服用1年后,復診主訴服用膏方后頭暈未作,胸悶、心悸明顯好轉,腰酸、肢冷、烘熱癥狀基本消失,睡眠改善,二便正常,復查心電圖示:心肌缺血較前改善,予守前方改:生、熟地各200g,炒杜仲300g,炒狗脊150g。

  按:本案年高,素體腎水虧損,繼之肝血亦枯,精虧于下,不能涵陽而亢盛于上,故見頭痛、頭暈、烘熱、口干、腰酸、乏力、盜汗等陰虧血少肝旺之象;肝主一身之筋膜,筋膜須腎中陰血濡養,若腎中陰血虧損,水不涵木,肝陽上亢,筋脈失于濡潤滋養,則可見肢冷,故運用溫陽之劑肢冷反見加重;瘀血內阻心脈,故見胸悶,舌邊有瘀斑、瘀點。楊師根據標本同治原則,以滋腎水、平肝陽,佐以益氣活血通絡之劑治療本病,取得良效。

  2.高脂血癥伴頸動脈粥樣硬化

  患者,呂某,男性,46歲,于2000年11月29日初診。2年前體檢發現血甘油三脂、膽固醇明顯增高,同時B超示: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形成,無高血壓病、糖尿病史,予“阿托伐他丁片、腸溶阿斯匹林片”口服至今,血脂一度降至正常,但后因肝功能異常,自行停藥,血脂再次升高,遂于今赴楊師處求診。癥見:形體肥胖,面色不華,平日性情急躁易怒;自訴腰酸、口干,夜寐夢擾,大便日行三至五次,質稀,時呈水樣便,以進食油膩食物后為甚,動則汗出,胃納正常,時感中脘脹滿不適,脈弦滑,苔薄質干紅邊有齒痕、瘀斑,證屬肝腎陰虛,脾虛氣滯,痰濁瘀阻。處以膏方:炒黨參150g,茯苓150g,炒冬術150g,炙甘草50g,熟地200g,淮山藥300g,澤瀉100g,丹皮100g,姜半夏60g,決明子200g,炒米仁300g,炒扁豆150g,焦山楂150g,佛手片60g,綠梅花100g,玫瑰花30g,佩蘭100g,川樸花100g,丹參150g,廣郁金100g,制香附100g,陳皮60g,生黃芪150g,明天麻100g,枸杞子300g,鉤藤150g,炒杜仲150g,蘇梗100g,杭白芍150g,葛根150g,車前子100g,川楝子100g,另:阿膠250g,龜板膠250g,紅棗250g,胡桃肉250g,冰糖250g,收膏。二診時訴便溏明顯減輕,大便日行一至兩次,中脘脹滿不適明顯減輕,頭暈、腰酸仍明顯,脈苔同前,擬前方加:炒天蟲100g,絲瓜絡100g,石菖蒲60g,川石斛150g,改:葛根200g,炒杜仲300g,丹參200g,焦山楂200g,姜半夏30g,陳皮30g。續服一年后復查血脂已降至正常水平,B超示:頸動脈粥樣硬化斑塊較前縮小,頭暈腰酸明顯減輕,大便正常。至今仍堅持每年服用膏方,病情一直穩定。

  按:高脂血癥臨床多表現為本虛標實之證,其“本”多為肝、脾、腎三臟之虛,調養總以補腎、柔肝、健脾為貴,其中楊師尤為重視健脾,認為高脂血癥“病涉五臟,獨重于脾”;而“實”者多為氣滯、痰濕、瘀血三者,楊師尤重視氣滯,認為脾虛、肝郁氣滯,運行不暢,乃形成痰、瘀,繼而導致高脂血癥的重要病理基礎。因此,治療本病主張以補益肝腎、健脾疏肝理氣為主,佐以化痰祛濁、活血化瘀通絡。

  3. 帕金森綜合征

  王某,男,82歲,大學教授,2003年1月15日初診。既往有大腦動脈硬化史8年。1年前出現雙手震顫、走路不穩,西醫診斷為:帕金森綜合征。曾服安坦、美多巴少效而求診楊師。癥見左手呈搓丸樣動作,取放物品困難,面部表情僵滯,情緒易激動,行走時上身前傾呈前沖狀,步履不穩,自訴頭暈眼花、腰酸乏力、心煩失眠、大便干結,舌紅少苔,脈弦細,證屬肝腎虧損,氣血不足、筋脈失養,虛風內動,兼夾痰、瘀阻絡,治宜養陰平肝、熄風通絡,佐以化痰。楊師曾予中藥湯劑調治半年,前癥減輕,現予膏方調治,藥用:明天麻100g,枸杞子300g,鉤藤150g,杭白芍150g,炙甘草50g,炒川連30g,炒棗仁300g,太子參300g,炒冬術100g,茯苓150g,丹參150g,川石斛150g,炒天蟲100g,絲瓜絡100g,麥冬100g,熟地150g,淮山藥150g,山茱萸60g,丹皮100g,澤瀉100g,廣郁金100g,淮小麥300g,淮牛膝300g,化龍骨150g,北沙參150g,石菖蒲60g,炒杜仲150g,夜交藤300g,炒狗脊150g,佛手片60g,綠梅花100g,玫瑰花30g,制香附100g,炒二芽各150g,另:龜板膠250g,阿膠250g,紅棗250g,冰糖500g,收膏。1年后復診訴震顫基本停止,頭目清爽,行走時上半身前頃、步態不穩情況較前明顯改善,納增寐安。前方續服2年后隨訪至今,震顫消失,行走時已無前沖狀,且步態平穩。

  按:本案年高,肝腎精血虧損,木挾火勢,肝風內煽。病先腎水虧損,繼之肝血亦枯,精虧于下,不能涵陽,氣血失衡。肝主一身之筋膜,筋膜須陰血濡養,肝風內動,筋脈失養,隨風而動則震顫不己。故用天麻、鉤藤、龍骨、黃連、丹皮平肝潛陽、瀉肝火,配合枸杞子、川石斛、龜板膠、杭白芍、麥冬、熟地、北沙參、山茱萸滋養肝腎**,以達滋水涵木而熄風之效;四君子湯益氣健脾助運,配佛手片、綠梅花、玫瑰花、制香附等芳香清淡平和之劑疏肝理氣以和胃,共達“清養”脾胃之旨;丹參、炒天蟲、絲瓜絡、石菖蒲、廣郁金活血化痰、通絡開竅;酸棗仁、淮小麥、龍骨養心安神。全方從本而治,兼顧標證,緩圖收功,值得效仿。

  4.阿爾茨海默病

  患者,男性,79歲,原系部隊文書干部,于2003年12月27日初診。2年前始出現耳鳴重聽,表情呆滯,反應遲鈍,在某醫院神經內科被診斷為“阿爾茨海默癥”。癥見:形瘦神呆,雙目少神,沉默少語,情緒易煩躁,筋惕肉潤,步履遲緩,兩顴潮紅,手足心熱,頭暈眼花,腰膝酸軟,耳鳴,失眠,口干,大便正常,脈弦細,苔薄中膩黃質紅,楊師曾予中藥湯劑調治半年,前癥減輕,現予膏方調治。證屬腎陰不足,陽亢于上,陰傷火熾,煉液成痰成瘀,阻滯經絡,治擬養陰滋腎、化痰通絡。藥用:明天麻100g,枸杞子300g,鉤藤150g,杭白芍150g,炙甘草50g,太子參300g,麥冬100g,五味子60g,炒川連30g,炒棗仁300g,炒冬術100g,茯苓150g,熟地150g,淮山藥150g,山茱萸60g,丹皮100g,澤瀉60g,川石斛15g,廣郁金100g,炒竹茹100g,浙貝150g,丹參150g,炒杜仲150g,炒狗脊150g,石菖蒲60g,炒天蟲150g,絲瓜絡150g,炙鱉甲150g,佛手片60g,綠梅花100g,炒二芽各150g,玫瑰花30g,制香附100g,川樸花100g,另:阿膠250g,龜板膠250g,紅棗250g,冰糖500g,收膏。1年后復診,患者訴睡眠稍有好轉,守前方續服2年,現情緒煩躁、筋惕肉潤、兩顴潮紅、手足心熱癥狀已除,睡眠正常,且生活基本能自理,并能勝任簡單家務,同時反應較前靈敏。

  按:楊師指出本病病位主要在肝、腎,基本病機為腎陰虧虛,肝陽上亢化風,風痰流竄,上竄瘀阻腦絡,致腦乏清陽之助,津液之濡,精髓之奉養,痰瘀濁氣雜于腦髓,腦之清竅不清,元神失聰,則靈機記憶皆失,而出現表情呆滯,反應遲鈍,遇事善忘,雙目少神,沉默少語等癡呆表現。正如張錫純所云“老年人**虛衰,氣血不足,以致陽化風動,氣血上逆,挾痰挾瘀,直沖犯腦,蒙蔽清竅,元神失聰,而靈機記憶皆失”。楊師臨證根據標本同治原則,以滋腎水、熄肝風、平肝陽,佐以化痰、通絡之劑治療本病,療效顯著。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大乐透走势图100期